宋词宋词精选

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两首·其二·三万里河东入海

人围观  作者:陆游  2016-05-19 
标签: 爱国 陆游的爱国诗 大海

  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

  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

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三万里河东入海古诗配画

三万里河东入海古诗配画

 

  「翻译

  三万里长的黄河奔腾向东流入大海,五千仞高的华山耸入云霄上摩青天。

  中原人民在胡人压迫下眼泪已流尽,他们盼望王师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

 

  「注释

  (1)三万里:长度,形容它的长,是虚指。

  (2)河:指黄河。

  (3)五千仞(rèn):形容它的高。仞,古代计算长度的一种单位,周尺八尺或七尺,周尺一尺约合二十三厘米。

  (4)岳:指五岳之一西岳华山。黄河和华山都在金人占领区内。一说指北方泰、恒、嵩、华诸山。摩天:迫近高天,形容极高。摩,摩擦、接触或触摸。

  (5)遗民:指在金占领区生活的汉族人民,却认同南宋王朝统治的人民。

  (6)泪尽:眼泪流干了,形容十分悲惨、痛苦。

  (7)胡尘:指金人入侵中原,也指胡人骑兵的铁蹄践踏扬起的尘土和金朝的暴政。胡,中国古代对北方和西方少数民族的泛称。

  (8)南望:远眺南方。王师:指宋朝的军队。

 

  「写作背景

  陆游的这组《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两首》组诗爱国主义诗篇作于南宋光宗绍熙三年(1192年)的秋天,当时陆游已经六十八岁,罢归山阴(今浙江绍兴)故里已经四年。但平静的村居生活并不能使老人的心平静下来。南宋时期,金兵占领了中原地区。诗人作此诗时,中原地区已沦陷于金人之手六十多年了。此时爱国诗人陆游被罢斥归故乡,在山阴乡下向往着中原地区的大好河山,也惦念着中原地区的人民,盼望宋朝能够尽快收复中原,实现统一。此时虽值初秋,暑威仍厉,天气的热闷与心头的煎沸,使他不能安睡。将晓之际,他步出篱门,以舒烦热,心头怅触,写下这两首诗。

 

  「赏析

  《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两首》第二首(即本首诗)诗风雄浑,意境辽阔,感情沉痛

  要想理解这首诗,必须理解“五千仞岳”。于此有人说是泰山,因为泰山最高,被列在五岳之首,历代君王也多要去泰山封禅,用黄河与泰山作为中原大好山河的象征似乎是再恰当不过的了;赖汉屏认为岳指华山,理由是黄河与华山都在金人占领区内。陆游诗中的“岳”是指华山,可以从《宋史·陆游传》以及陆游的诗词中找到证据。《宋史·陆游传》中有这样的记载:“王炎宣抚川、陕,辟为干办公事。游为炎陈进取之策,以为经略中原必自长安始,取长安必自陇右始。”

  从中可以看出陆游收复中原的策略,就是通过四川进入陇右,先夺取长安,然后凭借关中的屏障进攻退守,像秦一样收复中原。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陆游把这么多心思用在这一块土地上,可见他的主张是横贯其诗歌创作的始终的,那么“五千仞山上摩天”中的岳指华山自然就最恰当了。

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遗民泪尽胡尘里古诗配画

·遗民泪尽胡尘里古诗配画

 

  首句“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诗一开始劈空而来,气象森严。山河本来是不动的,由于用了“入”、“摩”二字,就使人感到这黄河、华山不仅雄伟,而且虎虎有生气。两句一横一纵,北方中原半个中国的形胜,便鲜明突兀、苍莽无垠地展现出来了。奇伟壮丽的山河,标志着祖国的可爱,象征着民众的坚强不屈,已留下丰富的想象空间。然而,大好河山,陷于敌手,使人感到无比愤慨。这两句意境阔大深沉,对仗工整犹为余事。

  下两句“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笔锋一转,顿觉风云突起,诗境向更深远的方向开拓,“泪尽”一词,千回万转,更含无限酸辛。眼泪流了六十多年,早已尽了。但即使“眼枯终见血”,那些心怀故国的遗民依然企望南天;金人马队扬起的灰尘,隔不断他们苦盼王师的视线。中原广大人民受到压迫的沉重,经受折磨历程的长久,期望恢复信念的坚定不移与迫切,都充分表达出来了。以“胡尘”作“泪尽”的背景,感情愈加沉痛。结句一个“又”字扩大了时间的上限。他们年年岁岁盼望着南宋能够出师北伐,可是岁岁年年此愿落空,他们不知道,南宋君臣早已把他们忘记得干干净净。

  在这首诗里诗人陆游极写北地遗民的苦望,实际上是在表露自己心头的失望,当然,他们还是不断地盼望下去,人民的爱国热忱真如压在地下的跳荡火苗,历久愈炽;而南宋统治集团则正醉生梦死于西子湖畔,把大好河山、国恨家仇丢在脑后,可谓心死久矣。诗人陆游为遗民呼号,目的还是想引起南宋当国者的警觉,激起他们的恢复之志。

  王夫之《姜斋诗话》卷一有云:“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指出了对立情景的辩证交融,可以成倍地增强艺术感染力量。陆游这第二首诗,用歌颂高山大河的奇观美景来衬托神州陆沉的悲痛,抒发广大民众的情高意切来讽刺统治者的麻木不仁;将时代社会的矛盾冲突,既全面深刻地揭露,又高度集中地概括于二十八字之中。理想与现实,热爱与深愤,交织辉映,所给予人们的启示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范畴,不是“百年”“万里”所能限量的。这种恢宏壮阔的境界,在盛唐绝句中还不多见,却于中唐以至宋代诗人笔下不断有所开辟,是值得特殊注意与珍重的。

  【推荐阅读】: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其一·迢迢天汉西南落

上一篇 下一篇

陆游的诗词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