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小雅·鹿鸣之什

《溪居》

人围观  作者:蓝色生死恋  2020-07-28 
标签: 生活溪石簪组永州诗人

《溪居》

久为簪组累,幸此南夷谪。
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

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
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


《溪居·久为簪组累》源于唐诗三百首合集,其创作者为唐代作家柳宗元。其全篇古诗词以下:

溪居久为簪组累翻译赏析

久为簪组累,幸此南夷谪。

闲依农圃邻,偶似树林客。

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

来往不逢人,长歌众思宸碧。

【序言】

《溪居》是唐朝作家柳宗元贬官永州后的诗词作品。这首诗描绘他被贬职到有“南荒”之称的永州后,在溪水筑室而居,过着悠然自得的生活。表层上自身排解,也怡然自得,事实上坎坷地表述被贬谪的幽愤,一字一句暗含了创作者壮志难酬的烦闷之情。

【注解】

⑴溪居:指在冉溪定居的生活。诗人贬谪永州司徒后,曾在此筑室而居,后改冉溪为“愚溪”,在今湖南省永州市西南。

⑵簪(zān)组:古时候官员的饰品。簪,冠上的装饰设计。组,系印的绶带。此以簪组指当官。

⑶累:拘束,牵累。

⑷南夷:南方地区少数名族或其定居的地域,这儿指永州。

⑸农圃(pǔ):田园风光,此借指农民。

⑹邻:隔壁邻居。

⑺偶似:有时候仿佛。

⑻树林客:指隐者。

⑼露草:含有露珠的野草。

⑽榜(bàng棒):船浆。这儿用如形容词,划艇。

⑾响溪石:触着溪石而传出声响。

⑿人:此指故友、知交。

⒀长歌:放歌。

⒁众思宸:这儿指永州的天上。春秋时期阶段,永州属楚国。

【汉语翻译】

一直以来受着官衔牵绊,多亏此次贬谪赶到南荒。空余时与隔壁邻居农民为伴,偶而也像树林隐者一样。早晨农用地滚动含露绿草,晚间划艇拍打溪石直响。来来去去看不到一个身影,独自一人在碧蓝楚天地高声。

【鉴赏】

《溪居》这首诗是柳宗元贬职永州时在愚溪之畔筑屋而居时的著作。诗文表层是写在这里生活的悠闲自适,实际上是强写欢爱,将贬官的郁愤之情含蓄写成。

诗人被贬谪永州,应该是有牢骚满腹的,却在诗的开始将其称之为快事:“久为簪组柬,幸此南夷谪。”诗人觉得他长期地为在朝中当官所困,多亏贬谪南来这荒夷的地方,能够 使他过上悠然自得的生活。此几句正话反说,将悲剧的事称作是快事,表述了对朝中当权派的不满意。

“闲依农圃邻,偶似树林客。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这四句是注重在这里生活的悠然自得之情。空闲时与栽菜的农民为邻,有时候还真好像在树林归隐的人。一大早带著露珠就要除草,夜里坐船顺着溪流前行。“闲依”主要表现创作者的闲暇之态,“偶似”是佯装放旷之语,调整情绪。柳宗元小有才名,雄心壮志,但是官运不如意,一再遭贬。此次也是贬官永州,杜绝北京长安。他满怀的激情无法得到使出的室内空间,热血而不可伸,才华横溢而不被器重。因此,在这里贬所,只能强写欢爱,佯装悠然自得,称自身对贬官觉得幸运,装作很喜欢这类舒适安逸舒服的生活。

“来往不逢人,长歌众思宸碧”,有时候整天特立独行碰看不到一个非机动车,因此放声高歌,响声很长时间地萦绕在沟谷晴空当中,多么的清越宽阔。这悠然自得洒脱的生活,让诗人好像对自身的悲剧遭贬没有萦怀,胸怀豁达乐观。这儿诗人看起来无拘无束,无拘束,但终究也太孤单了。这几句刚好表露出诗人是强作悠然自得,无人过问时自嗨,也仅仅一种无可奈何的吐槽。

纵览原诗,诗人好像早已遗忘了遭贬的痛楚,诗里把被贬谪的悲剧称作幸,将孤单理智的生活阐释为洒脱悠然自得的生活。事实上这统统是诗人气愤的反语,在这类被清理了的谪居生活的身后,隐蕴的是诗人心里深深地的烦闷和怨愤。表层的平平淡淡所蕴涵的气愤,令人而为砰然心动,如同清朝的沈德潜常说:“愚溪诸咏,处连蹇困厄之境,发清夷恬淡之音,无怨而怨,怨而无怨,行与行言外,时或遇之。”它是很诚恳的点评。

原诗清雅简洁,委婉低沉,意在言外,回味无穷。

上一篇 下一篇

蓝色生死恋的诗词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