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文摘谈古说今

晚清"中兴名臣"胡林翼的"夫人外交"

人围观  作者:纵横捭阖  2016-04-22 
标签: 历史人物故事 胡林翼夫人外交同治中兴

  老胡随心所欲地通过“妹妹”向官文展开“枕头风”攻势了。官文就好好好地应承着,早把小朝廷眼巴巴的期望抛床底下了。这样,官文当了甩手掌柜,老胡就放开手脚大干起来,积极整顿吏治,增加厘金税收,革除田赋积弊,剿灭盗贼,募勇练兵,湖北大治。

胡林翼
胡林翼

作者:田雄狮

  胡林翼,一个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问题”青年,忽然间变成了大清帝国的顶梁柱。这给我们的启示是人可以偶尔放松一下自己,但是千万不要把放松变成放纵,更不能以此为寄托,聪明的人懂得适可而止,懂得找准自己的方向。在他们准备大干一场之前,这种“荒唐”的游戏只不过是一种调剂,一些有趣的经历而已。但是这也往往需要一些天分,如果你没有,那还是稳当一点好。

  将入洞房,到处找不到新郎 

  当胡林翼还是小胡的时候,就以风流著称。他出身有钱人家,又是独子,自小就零用钱无上限。这一点,同为四大名臣的其他三个(曾国藩、左宗棠、彭玉麟)是没法比的。胡衙内吃喝嫖赌是样样精通,并且他这些嗜好直到结了婚,仍是持之以恒的。《凌霄一士随笔》记载了一则轶事:当时,两江总督陶澍要把千金女嫁给胡林翼,家人们都反对说,那么流氓的一混混,不配我们这样的家庭。陶不听,一定要招这个女婿。好,封建大家庭嘛,大家长说了算,就嫁了。结果,新婚之夜就闹了丑闻。当时要入洞房了,却到处找不到新郎。后来还是胡衙内的马仔熟路,从酒店找到了正左拥右抱的衙内。那时,胡衙内已烂醉如泥,只得抬进洞房,凑合着结了个婚。陶夫人气得七窍生烟,大怨父亲误了女儿一生。陶澍却说:“这小子有潜力,以后能干大事,年轻时色点,算不得啥毛病。”   

  有这样的岳父撑腰,胡衙内就更加有恃无恐了。倒是他的父亲胡达源看不过去,在一次花酒夜归时,胡达源将儿子一顿暴打,并甩下狠话:“你小子明年乡试要考不上,有你受的!”  

  暴力和以即将实施暴力为内容的恐吓,果然奏效了。胡林翼就开始铆足了劲儿念书,第二年乡试高中,第三年又连捷中进士点翰林,时年仅25岁。可见其智商绝非寻常人能比。诸位经历过高考的都知道,有极个别同学,高一高二喝酒抽烟玩游戏机,最后一年突击一下,结果,一摇身,上了名牌大学!小胡就是这种人。

  所以说这一时期的小胡,除了智商高之外,其他方面基本都不符合我们传统的道德观和价值观。

  这样的人,怎么就成事了呢?

  关键是,他有了一个重大的转变。

  真正使胡林翼大彻大悟、痛改前非的是四年后的江南乡试案。那一年,文庆任主考,他任副主考,一同主持江南乡试。不料,他们违规携带别人入闱阅试卷之事被告发。结果,文庆谪戍新疆,胡降一级左迁内阁中书。此事对胡的父亲打击很大,第二年便因郁病去世。胡林翼为此深自悔恨。父亲的去世,也使他顿觉家族的重任将压在他一人的身上。丁忧期间,他痛定思痛,反躬自省,下决心再不像过去那样荒废年月了。

  要有所作为的道理人人都明白,但知道如何做却需要眼光,不然还是一事无成。胡林翼一出手就显示了其不同凡响的见识。他深知如果靠一步一步升迁那是希望渺茫,于是他就从亲友那借了一万五千两银子捐了个知府衔,很快就被分到贵州安顺县。当时安顺土匪猖獗,一般人都视之为畏途,不愿前往,而胡林翼因为捐的钱较多,本可以自行选择其他地方任职的,但是他毅然前往,因为胡林翼根本就不想做个太平官,他要当个顶天立地的英雄,而安顺正是可以展现其才干的地方。果然,胡林翼在贵州和土匪打了六七年的交道。正是这段时间,他很好地锻炼了自己,他带兵打仗的才干,先被湖广总督看重,后又被正在湖南主办团练的曾国藩所青睐。

  二奶路线与夫人外交

  如果说,胡林翼的打仗能力还是见仁见智的话,其过人的政治智慧则足够为后人叹服。这一点,在其当湖北巡抚任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老胡当湖北巡抚时,手握重兵,权倾一时。心胸狭隘又多疑的小朝廷睡不着觉,怕他造反,就“掺沙子”,派一个叫官文的大臣去监视他。来者不善,有头脑的人都替老胡担忧。

  官文是湖广总督,满族人,胡林翼是湖北巡抚,汉族人,两人都是在戡定洪杨之乱中成长起来的干部。湖广地处天下腹心,战略地位重要,能否稳住阵脚,平定匪乱,他两人的表现至关重要。

  这其中首要的就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对他们双方都是一个考验。在官文与胡林翼之间存在着至少两方面的矛盾,第一就是满汉矛盾。清朝是满族人建立的政权,满族干部是皇上的亲信,以奴才自称,皇上信得过。汉族人士人精英,则从来都是团结改造利用的对象。满汉隔阂是清朝的难言之痛。第二就是督抚矛盾。清朝制度,总督、巡抚共同作为封疆大吏,彼此不分高下,其目的就是互为掣肘,避免地方势力坐大。因此,督抚之间常是互不买账的,勾心斗角是家常便饭。具体到官文和胡林翼两个人,他们的才具学识还很有差异,官文是从宫廷执事人等一步一步爬上来的武职,心无成见,难当大局。而胡林翼才识胆略俱佳,做过贵东道,治理地方有声有色,正因为他的才干超群,才在戡乱用人之际,被超擢为巡抚。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官文去了没几天,就成了老胡的哥们。老胡说啥就是啥,巨配合。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老胡通过“二奶路线”实现了“统一战线”。经过是这样的,官文有个可爱的小情人(三姨太),快过生日啦。按照当时的规矩,小情人属于贱人,要是开party,大家够戗会来。于是,官文情急之下,就对同事们撒谎说是自己老婆过生日。结果,大家屁颠屁颠地来了。这种馅当然会漏了,大家纷纷要离席,个别脾气大的还骂骂咧咧的。可想而知,官文是多么地无地自容了。    

  这时,老胡来了。一进门就大声嚷嚷:“表示祝贺啊,生日快乐啊。”大家都以为他还不知道真相,就想通过他的秘书提醒他。他秘书却说:“俺家领导早就知道了。”大家一看全省最高行政长官都不在乎,自然也得纷纷表示一致。于是,晚会开得圆满成功。可想而知,官文是多么地感激老胡啊!混官场的,就好个面子,老胡这么照顾自己的面子,官文还好意思监督他吗?

  此后,老胡又跟进投资,展开“夫人外交”。让自己老婆时不时地找官文的小情人玩,搓几圈麻将,逛逛商场什么的。渐渐地还请到家里做客。官文的小情人念过几天书,搁旧社会算有文化的女人,老胡的妈是名门出身,也比较“知性”,两人很谈得来,就干脆认当义女。

  这下,老胡夫妇就成了小情人的兄嫂了,关系是相当地近乎了。中国人做事,就讲个关系。关系好,原则算个俅;关系不好,俅也是原则。

  既然成一家人了,老胡就可以随心所欲地通过“妹妹”向官文展开“枕头风”攻势了。小情人就天天勾着官文的脖子发嗲,说:“胡大哥啥都懂,你就别瞎操心了。”官文就好好好地应承着,早把小朝廷眼巴巴的期望抛床底下了。从此,湖北的一切事,大大小小全归老胡“一言堂”了。

  老胡有个大美德,也是大聪明,就是有好处大家分,不吃独食。平时有了好处,总少不了官文的,请功时则把官文的名字写在第一位。还有啥说的,躺在家里好处都会往下掉,何乐而不为呢?这样,官文当了甩手掌柜,老胡就放开手脚大干起来,积极整顿吏治,增加厘金税收,革除田赋积弊,剿灭盗贼,募勇练兵,湖北大治。

  读到这里,我们不禁深深地为行为能力超强的老胡感叹一句:“这家伙,太会办事了。”

  一本正经的《清史稿》,当然是不好记胡林翼“拜寿释兵权”这种“轶事”的,但也算记录得比较客观:“林翼威望日起,官文自知不及,思假以为重,林翼益推诚相结纳,于是吏治、财政、军事悉听林翼主持,官文画诺而已。不数年,足食足兵,东南大局,隐然以湖北为之枢。”因此曾国藩赞扬他“舍己从人,大贤之量;推心置腹,群彦所归”。

上一篇 下一篇

纵横捭阖的诗词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