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全唐诗

新年

人围观  作者:无可  2017-07-26 
标签: 五言律诗 新年春节

  燃灯朝复夕,渐作长年身。紫阁未归日,青门又见春。

  掩关寒过尽,开定草生新。自有林中趣,谁惊岁去频。
 

  『赏析

  “人生石火花,四季倏往来。偷人面上花,夺人头上黑”,(唐僧子兰《短歌行》)。时光是何等无情。逝者如斯,不舍昼夜。但对悟道求禅对畅晓生命迁流不息的诗人无可而言,却是另一番颖悟与意趣。

  《新年》这首诗全诗充满无比的禅悦之感,没有丝毫的感叹与伤悲。诗人无可或燃灯坐定,或安享林下意趣,新年过后,是“草生新”、“又见春”的喜悦,全无“岁去频”的慨叹,表现了一位达者淡泊至澹的意趣。诚如诗人李端所言,上人“得道轻年暮,安禅爱夜深”。

  翻开历史的篇章,到处可见禅子对时光流逝疏旷的感悟,让人从中有无穷的启迪。如齐己的《除夜》(“夜久谁同坐,炉寒鼎亦澄。乱松飘雨雪,一室掩香灯。白发添新岁,清吟减旧朋。明朝待晴旭,池上看春冰。”)、明僧示寂的《小除夜示学人》(“一静消诸累,多能即是顽。不因平日简,焉得此宵闲。竺典当尊重,凡情莫浪攀。老夫疏野甚,生长只知山。”)、明僧大健的《除夕》(“顾余无事客,岁去岂关情。赢得梅花看,何妨白发生。青山今古意,流水去来声。 曾不异常夕,人偏惜此名。”),均表现了乐筒享闲的禅趣与“青山今古意,流水去来声”的对自然规律的体味。

上一篇 下一篇

无可的诗词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