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大全仿古诗词

深涧寻幽记(七律、散文)

人围观  作者:东篱雨菊  2017-01-03 
标签: 七律、散文仿古诗中国现代古诗

  深涧寻幽记(七律、散文)

   

  深涧寻幽记

  东篱雨菊 2017年1月1日

   

  七律·山涧寻幽

  竹影泉心惜细流,山深藏得美人眸。

  闻琴解佩珠帘动,叠翠飞红玉面羞。

  百转千回惊绮梦,三声两调落重楼。

  寻她已到天穷处,犹在天边那一头。

  “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有我幼年的足印。”故乡,便是由那美丽的山山水水和淳朴善良的父老乡亲融合而成。2017,一元复始,我偕同爱人以及小兄弟一家,又回到了故乡的怀抱。

  “几度芳草绿,几度霜叶红,以往的幻境依然在梦中......”故乡总是在记忆的深处,堆积着儿时的梦幻和欢乐。这欢乐中总是包含着山水的故事和趣味。

  这日下午,我和爱人从姐姐家里出来漫步,沿着平坦结实而又宽敞的新马路往山边上走去。这是一条刚修了三年左右的乡村公路,随着山势起伏绵延到大山深处,与其他的乡镇相交通。这段路正在群峰之上,站在路边就可以看见不远处连绵的山峰,层峦叠嶂。路两边苍翠的竹木生机盎然,煦暖的阳光透过叶隙,洒下温和的暖意,淡淡的清风吹面不寒。让人恍惚间似乎走进了阳春三月。

  没走多远,马路边便有一条小路通往林木蓊郁的山里。我们顺着这条小路进了山中,曲曲折折蜿蜒至山下。因平时少人行走,路上已是野草荆棘丛生,青苔湿滑。下到山底,顿觉豁然开朗,两座山相对而立,山与山之间是一片田野,分成大小不等的方块,每块田埂下又是一块田,顺势而下。看样子这田已经荒废很久了,长满了荒草。只在枯败的荒草中偶尔可见一些牛脚印。站在田野这头抬头往外一望,远远地看见两座山的出口处即田野的尽头处又横亘着一座山挡住了视线。那里,应该就是山的深处了。于是我们又沿着山脚田边狭窄的小路往下走,想走到这山的深处,一探究竟。

  “叮叮咚咚,铮铮淙淙......”隔着茂密的野草和密集的凤尾竹,我们首先听见的是这清脆悦耳的声音!惊喜之情,随着我们急切的脚步和寻觅的眼眸散落在这幽深寂静的大山深处!

  “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洌。”拨开山草和杂乱横斜的竹木,一条清澈透亮的溪流呈现眼底!溪中石头自然错落,覆盖着青苔,溪水在这石头间左右缠绕跳跃,一路蜿蜒,水清沙白,脉脉绵柔,流向山的更深处!其间时有枯枝或山草覆盖而不能窥其踪影,又毫无声息,竟悄然隐没在山涧之中令你不知它的存在!时而又在迂回处形成深邃小潭,水调时而清越,时而优柔,时而幽微。顺着这条小溪是一条狭窄但较为平缓的小路,数年前还是山里人家走出外面的常行之路。近几年因新农村建设已修起了宽敞的大公路,于是这山中的小路就被人遗忘了。山里人家本来稀少,数十里几乎没有人烟。这山上的植被因不再遭到人为的砍伐损毁而更加蓊蓊郁郁,莽莽苍苍,给这幽静的山谷更平添了几分深幽。

  而我们想要的,就是这份幽静和清新。山光、鸟影、流水,顿时洗去了那尘世中满身的疲惫和无尽的艰辛。

  我们一路探寻着溪流,在“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中回味着柳河东先生的名篇《小石潭记》。“坐潭上,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但见潭中鱼影数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彻,影布石上,佁然不动;俶尔远逝,往来翕忽。”我们虽不似当时柳公心情,但在这幽深无人的山涧深处,终以柳公之“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相效仿,不可在一处久停。于是我们继续循着小路往小溪下游行去。

  不知走了多久,天色已经变暗。竟始终不见这溪水的尽头,正如柳公所记:“斗折蛇行,明灭可见。其岸势犬牙差互,不可知其源。”

  我们进山之前,听姐姐和姐夫说,这条溪的出口处有一个特别的景点叫“穿山洞”。说是这条小溪在快出这个山谷的地方被一座横亘的小山挡住,在这小山中间有一个圆形的穿洞,水就从洞中流出,流向另一条山谷。我们就按照姐夫他们说的寻去,却只见小山两侧都已长满树木和杂草,把洞口封住了,根本看不见洞口,只见小溪流到这小山边茂密的杂草里就消失了,又在小山的另一侧竹林下看见了小溪的身影。

  虽然未见这个“穿山洞”,却在对岸的山壁上发现了神奇。对岸山壁临到山脚约两三米的地方是靑褐色的石壁,石壁上除了青苔,不见杂草和树木。石壁有两道十分整齐的横向开口,开口深度无从得知,只见黑黝黝的两道,约有数十米长,两端隐没在杂草树木之中,不见首尾。两道口子之间隔着四五十公分的垂直距离。石壁上面的杂草垂拂下来,隐隐遮挡着这两道口子。看起来既幽深又幽暗。难道这是人工穿凿的水沟吗?若是水沟又把水引到哪里去呢?且离小溪也就三四米的距离,又何不直接引溪中之水呢?且水又会从哪里流到石壁里面去呢?正是百思不得其解,只有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刚刚过了穿山洞,我们遇见了一个在山里寻找野物的猎人,他手里拎着两付铁夹。他说他今天已经收获了一只野猫、一只豹猫,还有一只野鸡。他把铁夹呈给我们看,上面还带着血迹。正在说话之时,一只美丽的长尾鸟从路边的草丛里扑愣愣地飞起,长长的尾巴湛蓝中夹带着鲜艳的红黄,飞过溪涧,飞到对岸的草丛里不见了。那美丽的身姿和鲜艳的长尾,好看极了!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鸟儿,以为是野鸡呢,但猎人告诉我们,它叫蛇鸦雀。

  说着,我们已走出了这个山谷,谷口的马路就连着我们下山时的那条马路,通往姐姐家。

  天已薄暮了。带着大山的神秘,带着大山的美丽,带着小溪的清纯,我们把幽静留给了山涧,带回了满怀的惬意和满足。

上一篇 下一篇

东篱雨菊的诗词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