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词

望远行·碧砌花光锦绣明

人围观  作者:李璟  2017-07-25 
标签: 伤春悲秋战争

  碧砌花光锦绣明,朱扉长日镇长扃。余寒不断梦难成,炉香烟冷自亭亭。

  辽阳月,秣陵砧,不传消息但传情。黄金窗下忽然惊,征人归日二毛生。
 

李璟古诗望远行·碧砌花光锦绣明配画
李璟古诗《望远行·碧砌花光锦绣明》配画

  「词牌名解释

  《望远行》,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原只小令,《金奁集》入“中吕宫”。北宋演为慢调,《乐章集》入“仙吕调”,又入“中吕调”,句豆小有出入。兹以“仙吕调”一曲为准。双片一百零六字,前片四仄韵,后片五仄韵。结尾倒数第二句第一字是领格,宜用去声。
 

  「赏析

  《望远行·碧砌花光锦绣明》是一首怀人词。春光明媚,花团锦簇,闺中人本应来到庭院内饱览春色。可朱门成天紧闭,闺中人足不出户,无心赏春,见出心情极度恶劣。相思至极,便想梦中一见,可梦也难成。愁苦又深一屋。月下砧声阵阵,征人的消息依旧杳然。砧声不仅捣碎了思妇之心,更激起她对远在辽阳的征人的思念。因为明月既照在辽阳也照在家乡,由圆月自然想到要与征人团聚。将辽阳月与秣陵砧场两个空间跨度极大的意象组接在一起,精炼地写出了征人思妇的两 地相思,就像唐人高适的《燕歌行》所写的:“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花空回首。”虽然相互挂念,略感慰藉,但毕竟空闺独守,总是难熬。等到征人归日,彼此都已头发斑白,大好的青春年华虚度,怎不叫人惊叹!

  从构思上看,上片是实景,分室内与室外两层。由外而内,依次展现。李璟毕竟是代人写愁,并没有真切的苦闷,因此词的意象色彩鲜明亮丽,不像李煜后期的词作色彩总是那么灰暗沉重。下片是虚拟,空间转换大开大合,构成辽阔的意境。李璟生长富贵,词也带有强烈的富贵色彩。像碧玉、锦绣、黄金装点出的豪华气派,似乎与普通征夫思妇的身份不太协调,而带有他自身生活环境的烙印。不过晚唐五代词不管是写平民还是写贵族,都是把居住环境写得富丽堂皇。炫耀富贵,是五代词人普遍追求的审美风尚。李璟此词正是这种时代风气的体现。

上一篇 下一篇

李璟的诗词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